广告合作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  首页  »   人妻迷情 »  王莹失身

王莹失身

更新时间: 2019-08-28 15:51:16

因为买房和男友吵了一架,王莹打算冷战二十天。

  本来是决定了的,王莹也满意,可那边又临时反悔了,未来的婆婆说离他们太远,儿子上班也不方便。七七八八一堆理由,总之要换另一处。那边王莹也去看,足足少了近二十平米,王莹就不乐意了——舍不得出钱就早说嘛,找这么多借口干什么?这边你儿子上班不方便?住那边我回妈妈家还不方便呢!

  王莹其实心里也不在意房子大小,但就是不爽他妈妈的态度。

  男友是在学校开始谈的,对这个男友,她说不上是不满意,但也没那种爱到死去活来的感觉。王莹家教严,上高中妈妈是她班主任,没机会早恋,大学又在家门口,老爸防贼一样防着她男同学,直到大三了,爹妈才松口,总算正正经经谈了场恋爱。

  同学张丽是她闺蜜,私下谈起来男人口无遮拦,对她至今没和男友上床的评价就一个字:土。说现在都什么社会了,你还跟着你爸妈的古董思想?男人也要试了才知道好坏的,万一嫁的这个床上功夫不行,后半辈子可就惨了!

  王莹总是笑笑,说那事情又不是生活重心,过日子还是要脾气相投,难道两个人在一起就非得天天抱在床上?

  其实她也好奇,有时候夜里会莫名悸动,尤其这几年,对男性的渴望有时候会突然变得很强烈。和男友在一起的时候,他的亲吻和爱抚每每都让她心跳加速全身酥软,但每次都还是在关键时候忍住了。

  王莹是打算把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的。不过她耍了个小心眼儿,跟男友很郑重地说我早不是处女了,你介意的话就早说。在得到男友信誓旦旦的回应后,她就转过脸去笑,既得意又骄傲——亲爱的,到时候我会给你个惊喜哦!

  冷战第三天,男友打来了四个电话发了三条短信,王莹都没接也没回,心里有点小得意:这叫以退为进,本小姐还没过门,坚决不受气。

  下午张丽突然跑来找她,说要她救场,那个在展览厅弹钢琴的今天没来,这事情她负责,要是杨总来了看不到人,非训她不可。

  王莹毕业以后一直没找工作,也不急,家里就她一个女儿,爹妈寻思着要给跑个好差事才满意,高不成低不就的就拖着。张丽是早就上班了,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客户接待,薪水虽然不高,可好歹是家大公司,福利待遇一流。

  就这样王莹就被扯到了展示厅。她钢琴十级早过了,也有过上台经验,倒不憷场,反而有些小兴奋——打毕业以后,可好久没在公众场合秀才艺了!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杨军进门看见弹钢琴的王莹,呆了一下。

  钢琴在大厅中央,王莹穿了一件浅色的碎花短旗袍,乌黑的长发梳得整洁简练,只在颈后衣领处随意扎了条橡皮筋。身子坐得端正,高耸的胸部和纤细的腰形成了一条诱人的弧,绷在臀部的旗袍很清楚的勾勒出肉感的曲线。

  这屁股摸上去一定很爽!

  他去王莹侧后方的沙发坐了,翘起二郎腿,手托下颌,用不加掩饰的眼光仔细欣赏这个一下子就勾起他欲望的女人。

  白皙修长的手指灵巧地在黑色的琴键上飞舞,优雅又从容不迫。

  展示厅的接待经理张丽亲自端茶过来,小心翼翼地问:“杨总,陈董已经在楼上办公室了,你不现在上去吗?”

  杨军没理会她的提醒,凑近她耳边,指了指王莹:“谁请来的?”

  张丽迟疑了一下:“我。原来演奏的秦老师今天没来,我临时找了个朋友替她。”

  “以后就用她了。”杨军似笑非笑地望了张丽一眼:“待会儿来我办公室一趟,我有事找你谈。”

  下了班俩女人一起吃饭逛街,分手前张丽把一千块塞到了王莹包里说:“这是今天酬劳,杨总说你弹得好,要你明天接着来,我替你答应了。”

  王莹有点惊喜,没想到给这么多,搂住张丽亲了一口,说:“你真够意思,我得谢谢你。”

  看着王莹走远,张丽有点内疚,也许她很卑鄙,为了自己开始出卖朋友了。

  可这世界上哪里又会有真正的友谊?都是互相利用罢了!只要价格合适,又有什么不能买卖?她早被杨军睡过了,开始她也天真的以为或者有可能攀上高枝,虽然杨军比他大不少,不过也算个钻石王老五!但杨军很快就让她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个玩物。因为他把她送给了别的男人玩儿,就是在那间展示厅的楼上,她被杨军和另外的男人一块搞了,像分享一盘甜点,毫无芥蒂。完事两个人还调侃自己的表现。

  不过付出就会有收获,张丽的收获对她而言,足够丰盛。

  王莹在楼下弹琴的时候,杨军在楼上办公室操张丽。那时候她上身还穿着套装,下体却赤裸着,手扶办公桌的边缘撅着屁股被杨军弄。杨军边撞着她的屁股边说:“我想玩儿下你那个朋友。”

  张丽说:“不可能,人家是有男朋友的,都快结婚了。”

  杨军说:“那有什么关系,我又不是要娶她,就想搞一下而已。”

  张丽被撞得趴在了桌子上,喘着气说:“你死心了吧,这女的保守,现在还是处呢。她男朋友都不给,肯给你?”

  杨军听了这就兴奋起来,按住她的屁股一通勐操,说:“你帮我搞定,我升你做市场部主管。”

  张丽动心了。

  她熟悉王莹,知道她感情专一,不贪财,不去夜店,生性又谨慎,想要引诱这样的女孩和男人发生关系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但是他知道王莹要和男友冷战二十天的打算。

  所以,她给杨军制定了一个完整的方案。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,杨军已经开了迈巴赫在广场前等他们,说我顺路,送你们俩回家吧。当时很多员工都还没走,王莹觉得不是很妥当,想要拒绝。可张丽却先拉开车门坐了进去,说:“好啊,我也坐坐好车,威风一下……”王莹就没好意思再说什么,也坐进去了。

  杨军也不多说话,先送张丽回家,张丽家离王莹家不远,王莹小心,就和她一块下车了。等杨军的车开走,才问张丽:“他是不是想追你?”

  张丽大大咧咧地说:“他敢追,我就敢要。”

  接下来一连几天,杨军都主动送她们两个人下班回家,王莹看杨军对自己很漠然,就认定了是想跟张丽好,本着帮朋友的心态,也没拒绝。

  第五天张丽没上班,下午,杨军从外面回来,手上拿了很大一束玫瑰,到孙莹跟前,把花放在了她跟前。王莹正愕然的时候,杨军凑到她耳边悄悄说:“一会下班了我去看张丽,花你先帮我收着,拿到办公室不好看。”

  王莹理解地对着他笑了笑,她根本没注意到大厅里其他员工的眼神。杨军趴在钢琴上和她聊了一会儿,小声开了几个半荤半素的玩笑,类如你这么漂亮,男朋友一天要爱你几次之类的。王莹不适应,脸都红了。

  那天下班,杨军照例在门口等着,邀她一块去看张丽。王莹自然也没推辞,她就替杨军捧着那束火红的玫瑰,在众目睽睽之下上了总经理的车。

  第七天,张丽在给王莹端咖啡的时候,不小心泼出来,弄脏了她的裙子。孙莹就去卫生间清理,可楼下的卫生间是反锁了的,怎么等都没人出来。张丽就带了她去楼上的接待室。这个接待室只有在签购房合约的时候才会用到,平时基本上不会有人去。

  咖啡的污渍在后腰臀上面的位置,王莹只能脱下来清理。两个人正在弄着,杨军忽然推门闯了进来。

  王莹当时下身只穿了内裤,吓得大叫了一声,光着两条白腿飞快躲到了张丽身后。杨军忙不迭地道歉,说自己是无意的。张丽就责怪他,说进门之前怎么也不敲一下,害得姐妹的身子都被他看光了。杨军诚惶诚恐地说:“是我不对是我不对,我罪该万死下班请你们吃饭赔罪。”

  弄好衣服出来的时候,杨军还站在走廊里,一脸内疚的样子。王莹虽然觉得尴尬,可也觉得不忍心,为了缓解气氛,就红着脸说了声没关系。

  那天下班张丽还是提议吃杨军一顿,好做为对女友的补偿。

  王莹没同意。

  接下来张丽下班开始不准时,几乎每天都要加班。杨军还是会开车来送她,王莹推脱了几次,可看杨军很诚挚的样子,加上一直以来也没对她有任何不妥当的行为,也就没再坚持了。杨军也很规矩,从来不会和她开太过分的玩笑,也没有任何不恰当的举动。慢慢王莹也对他放心了,相处得就十分融洽。

  这样又过了一个礼拜,王莹在展示中心上班的第十五天,她大概做梦都不会想到,这一天将是她人生里最黑暗的一天!那个窥视她的色狼杨军,已经准备好了伟哥,他要动手了,就在今天,他要拿下这个垂涎已久的清纯猎物。

  中午吃饭的时候,张丽来借王莹的手机,说杨军让她随时准备出去,还神神秘秘地说必须保持联系,不知道搞什么鬼?王莹虽然也有点好奇,不过也没细问就把手机给了她。

  刚吃过午饭,杨军就来找她,先是欲言又止的样子,唯唯诺诺了一会儿,终于说:“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

  王莹问:“什么事?”

  杨军说:“我打算向张丽求婚,今天打算去买个戒指,我又想给她个惊喜,所以不能让她去看,你是她的好朋友,应该知道她会喜欢什么款式,所以想请你给我参谋一下。”

  王莹打心底为朋友高兴,毫不犹豫就答应了。

  她跟着杨军去了市区最大的珠宝店,一进店门,杨军就豪气地对导购小姐大声说:“我要给女朋友买订婚戒指,我要最好的最贵的。”等导购把他们带到贵宾区的时候,他又殷勤地让王莹挑选。

  从珠宝店出来,他们又去买了玫瑰彩带和气球,准备布置求婚现场。杨军兴奋之情溢于言表,王莹也为他和自己的好友开心。甚至想象了一下待会儿张丽看到戒指的时候,那种幸福的表情。她根本就没想到,杨军的兴奋是因为马上就要得到她了!

  王莹怀里抱火红的玫瑰,在保安的注视中和杨军并肩走进了他住的别墅区。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一进房间,杨军就在王莹的诧异目光中用钥匙反锁了房门,他拔出钥匙转身就把手按在了王莹胸脯上面。王莹今天穿的是两件套的裙装,上身是件真丝宽边T恤。少女高耸的奶子弹性十足,按上去是那种绵软里带着坚挺的感觉。

  王莹一时没反应过来,惊愕地低头看着杨军放在自己胸前的手掌,足足愣了三四秒钟,才大声“啊”地叫了出来,同时身子勐地向后弹开。她根本没想到杨军会来这么一下,脑子完全懵了,下意识的转头在房间里找张丽。可房间里除了自己和杨军,再没有别人。

  杨军这时又逼近了她,一下子就揽住了她的腰,另一只手麻利地从T恤下方伸了进去,顺着光滑的肚皮摸到了乳罩上面。王莹没想到他还敢动手,又叫了一声,马上弯下腰往地上躲,这时候她才醒悟过来:自己被骗了,这个男人原来心存不轨!

  一边挣扎,一边大声叫着:“你干什么你干什么……再不松手我就叫了!”

  这时候她已经蹲在地上,可并没有挣脱杨军的魔手,衣服反而因为下蹲被撩了起来,露出一段雪白的身体。那只有力的手仍旧死死地抓着自己的乳房,虽然隔着乳罩,可还是感觉到被捏得生疼。

  杨军脸上带着的淫笑:“宝贝儿!别费那个心了,这可是别墅,你叫破喉咙也没人听得见。咱们好好开心一下,我保证叫你醉仙欲死……啧啧……皮肤可真滑……你别动你别动……”

  王莹拼命地用双臂护着胸口,同时左右扭动身体,试图挣脱掉杨军攥着自己乳房的那只手。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惊恐,全身不停地颤抖,同时从喉咙里发出了带着哭腔的尖叫。

  杨军根本不理会她这一套,另一只手飞快地从后面也伸进衣服里,熟练地揭开了乳罩扣子。但就在他解乳罩的空儿,却被王莹勐地一挣甩开了,本来牢牢抓住奶子的手,此时只剩下了一条胸罩。王莹站起来就想跑,可杨军反应快,马上又伸手过去揪住了她的裙子。她这一跑,裙子后的拉链直接被拽开,紫色的内裤从后面的开口处露了出来。

  两个人拉扯着,王莹顾不得平时端庄形象,狼狈地拍打着杨军的手:“你这么做是犯法你知道不?你不想坐牢就快给我放手……”她想警告杨军。

  她哪里知道杨军有恃无恐,发情的野兽一样,身体朝她一贴,手指顺势勾住了那条紫色的内裤边缘,然后勐一用力,把内裤连同裙子一块褪到了腿弯儿。孙莹被他的身体撞得一个趔趄,裙子和内裤又绊着腿,人就摔倒在地上。跟着两腿一轻,下体已经光熘熘的全暴露在杨军眼前了。

  她的臀型很漂亮,圆滚滚的,皮肤又白嫩光滑,两条笔直的长腿扑了粉一样优美。杨军看得两眼冒火,伸手就去抓她的腿。王莹飞快地蹬了一下,赤裸着下体从地上爬起来就跑,快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了门是反锁的,立刻转身朝卧室跑。卧室有门,她可以把杨军关在客厅里。

  就在她跑到卧室门口的时候,杨军已经赶上来,拦腰把她抱住,一用力就整个提得离开了地面。然后在她耳边得意地说:“宝贝儿,你是想我们去床上玩儿吗?你怎么这么聪明,我也正想着去床上操你呢!”

  王莹拼命踢着两腿,可还是被直接扔到了床上面。还没等她从床上下来,杨军已经褪下了自己的裤子内裤,已经硬邦邦的鸡巴青筋暴现,随着他走过来的动作颤动着。

  王莹惊恐万状,抓起枕头砸过去。杨军躲都不躲,任凭枕头砸在脸上,人已经到了床边,伸手扯住了王莹赤裸的腿,往回一拉,把她拖到了床边。王莹拼命踢着,但两腿都被捉住了,然后一具沉重的身躯山一样压了下来。她的两腿被杨军的身子分开,不管怎么挣扎,还是感觉到那根硬硬的东西压迫到了自己胯间,火热滚烫地贴在了阴部。

  杨军现在腾出了手,把她的两臂向上举起,用一只手按住了,将T恤翻到了乳房上面,一对丰满挺拔的奶子马上展现在他眼前。由于王莹的挣扎,那两只奶子也随着她的动作跳跃着,像两只大白兔,活泼又可爱。杨军故意把舌头长长的伸出来,用夸张的姿势去粉嫩的奶头上舔了一口。

  王莹像被蛇咬了一样尖叫了一声,更加奋力挣扎。可惜她势单力薄,无论怎么动,始终都被身上这座大山死死压制住,根本无从逃脱。

  杨军用做爱的动作耸动着下体,让鸡巴在她的阴部摩擦,少女细滑的皮肤和阴阜上蓬松的阴毛给他带来异样兴奋的感受,他一边摩擦一边看着王莹的脸,淫荡地说:“亲爱的,别挣扎了,操屄其实很过瘾的!你给我操一次就知道了!我的鸡巴很粗的,以前操过的女人没一个不说舒服的……”

  王莹一直扭动着身体,不停地说着:“不……我不我不……”

  可惜不管她怎么反抗,杨军还是把一手伸到了两个人的下体,扶了自己的鸡巴用龟头在她的屄上蹭,然后慢慢地分开紧闭的两片阴唇,让龟头陷进了娇嫩嫩屄里面。因为王莹没动情,里面还有点干燥,所以龟头虽然进去了一点儿,可很难再前进,杨军就慢慢地摩着,感觉紧紧闭合的小屄包围自己的快感。

  这时候王莹哭了起来,不断地说着:“杨总……求求你求求你……饶了我吧你……我有男朋友的……求求你了……”

  她知道自己今天已经难以幸免了,内心充满了绝望无助。

  可这时候杨军居然停了下来,对她说:“我是真的喜欢你,你看那么多女人都肯让我操,可我就是想上你,你哭得这么伤心,我也不忍心,可我这会儿快憋死了都,你说怎么办?”

  王莹听了他这话,像捞到了救命稻草一样,马上抽噎着说:“杨总,你行行好,放了我吧,我保证不跟别人说!”

  杨军就笑,说:“我也不怕你说。可今天我总得过过瘾吧?要不你用别的办法给我爽一下,弄到我射了就行。”

  看王莹不解的样子,就继续提醒:“可以用嘴……你能给我用嘴弄出来,我也爽了,你又不会损失什么,一举两得!”

  王莹虽然不愿意,可权衡利害,还是勉强答应了他。杨军就兴奋地从她身上爬起来,骑到了她胸口,屁股坐在了她的奶子上,把那根黑黝黝的大长鸡巴凑到了她嘴边。王莹虽然觉得恶心,还是蹙着眉头闭眼张开了嘴,让他的鸡巴插了进来。龟头的部分已经流出少许液体,碰到她的舌头,感觉咸咸的,说不出的那种难受,可她只能强忍着,让粗长的鸡巴在口腔里抽动。

  她根本没发现,杨军已经从床头柜上拿起了摄像机,开始从上方拍摄。他的动作很隐蔽,为了防止她发现,假装是在用手扶床头,趁她闭眼的时候快速推进下来拍摄一会儿特写。边拍边说:“自然点宝贝儿,嘴巴张大点儿,别让牙齿碰到我了。我知道你第一次不习惯,别像那么受罪的样子嘛。”

  拍到了想要的脸部特写,杨军把摄像机放回去支好角度录制。自己则开始仔细体会美女的初次口交,他固定住王莹的头,开始加快抽送的速度。看着王莹艳红的嘴唇包裹着自己的鸡巴,抽出来的时候鸡巴上亮晶晶的口水,加上她受刑一般的表情,满足感油然而生——操处女的嘴就是舒服,这嘴巴还没碰过别人的鸡巴呢!

  王莹感觉男人的鸡巴在自己嘴里越胀越大,一次比一次戳进来更深,终于插到了喉咙口,胃里一阵翻腾,忍不住干呕了起来。可杨军根本不管她,继续快速插着,边插边兴奋地叫:“操,我操,爽死了……”

  王莹终于忍不住了,勐地把他推开,俯身到床边吐了起来。

  等她吐过了,杨军假装关心地问:“是不是很难受?要不我们换个姿势,我也想看看你的小屄。”说完不由分说转过了身体,让屁股对着王莹,自己则趴在了她两腿中间。

  王莹本能地想合拢双腿,可杨军的头卡在中间,手也已经在摸自己的阴部。

  只好忍着羞辱继续给他吹。

  杨军的手很灵活,不停地在她下面揉搓抓挠,有几次碰到了很敏感的地方,她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颤抖,像是被电击一样。她有一下没一下地舔着杨军的鸡巴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慌慌的,被人玩弄的羞耻感和刺激让她无所适从,却能感觉到下面正一点点开始湿润。她只好大幅度扭动着身体,尽量躲避杨军的拨弄。

  可无论她怎么躲闪,杨军的手指还是会准确地碰到那里。

  忽然下面一热,像有什么东西盖了上去,然后是条软软湿湿的东西开始往两片阴唇中间钻。那是杨军的舌头,正肆无忌惮地舔自己的阴部。王莹想阻止,可这时候杨军的鸡巴勐地往她嘴里插了几下,发出的就只有“唔唔”声了。

  王莹的下面根本没被人碰过,她甚至连正确的自慰都不会,那里格外敏感,在杨军舔她阴部的时候,强烈的刺激令她无意识地呻吟了几声,但马上就意思到不应该发出这种声音,竭力控制住了。

  杨军贪婪地舔了一会儿王莹的嫩屄,然后扒开仔细观察。王莹的屄外观看上去非常漂亮,馒头型的阴阜上,稀疏有致的阴毛很柔顺,均匀地分布在阴唇上方和两边,鼓囊囊一团肉中间,是一道紧密的细缝。两片阴唇极短,粉红娇艳,这时候因为他的吸舔已经开始充血,呈现出一种胀胀的饱满亮色。

  他用手指尖儿轻轻触碰那粒也已经肿胀的阴蒂,马上看到屄下面的美丽小菊花一阵收缩,亮亮的液体从紧合的屄缝里渗出来。处女的屄就是不一样,他在心里得意地想,用手扒开了屄,里面粉红鲜亮的嫩肉像掰开了壳的蚌那样露出来,水灵灵的可以清楚看到尿道眼儿和下面紧紧挤着的屄洞。他又用力把屄扒得更开点,小洞才勉强张开了一些,终于看到了那道白色的、接近透明的处女膜。

  被人掰开屄的感觉很羞耻,王莹小腹很明显动了一下,她的两腿无力地夹了夹,然后扶着杨军的手一下子抓紧了。她的脸已经火辣辣的发烫,头晕晕的,想说不要,可嘴里是杨军的大鸡巴,堵得她满满的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  杨军兴奋地又耸动了几下,让鸡巴在王莹口腔里插得更深。想到马上就要给这个还没碰过男人的少女开苞,感觉自己的鸡巴似乎又胀大了不少。

  看够了才转过身,淫笑着对王莹说:“你的小屄真美!简直是上帝的杰作!

  我真是爱死了。”
王莹没回应他的话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是用手掌遮住了自己的脸,很无奈地看向一边。床的这边是盏金属底座的台灯,阳光从有没拉起来的窗户照进来,落在光滑的镀银表面上,映射出淡淡的光晕。那上面还反射出来他们此刻的情形:一个魁梧的男人,身下压着一具洁白的身躯。所有的图像都是扭曲的,变形的,既荒唐,又不真实。

  杨军趴在她身上,一只手抚摸着她坚挺光滑的奶子,一只手摆正了她的脸,让两个人的目光相遇,说:“害什么羞?现在我们都光着屁股,谁都没有秘密可言了,你放开点,让我好好玩会儿。”

  王莹躲闪着他的目光哀求:“你答应了的,别让我没脸嫁人!你真不守信用我一定会告你强干!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杨军淫笑着说:“乖,宝贝儿张开嘴,把舌头吐出来,我想尝尝你的甜蜜……”

  王莹听话地吐出来舌头,让杨军含住了。她内心有一种报复到这个男人的感觉:这舌头刚才舔过你的那东西了,现在还给你。

  突然杨军咬住了她的舌头,而且很用力。她被咬疼了,手就去推杨军的脸。

  她完全没意识到这是杨军的诡计,这是在转移她的注意力!因为与此同时,杨军已经悄悄用一只手扶着鸡巴对准了她的嫩屄,就在她想摆脱咬住舌头的牙齿的时候,勐地一用力,粗大的鸡巴立刻硬生生插进了紧凑的屄里面。

  王莹只觉得被一根火热的东西杵了一下,然后才意识到完了!那根东西坚硬而强壮,已经成功的挤进自己身体,并且正越来越往深处进来。她绝望地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惨叫,开始拼命踢腿挣扎,并且把身体往床头的方向窜。可这些动作都无济于事,她的整个身体都被杨军死死压着,那根东西也毫不受影响的慢慢插了进来。她恐惧得全身都僵硬了,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腔道被一点点撑开,像是一种解剖,把自己生生分裂开来。

  接着一阵疼痛,那东西好像突破了一道界限,一下子轻松起来,完全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。

  所有的挣扎在这时候都停止了。

  杨军也没动,他的耻骨已经和身下这个美女的阴阜完全贴合,整根鸡巴都塞进去了。处女的小屄是那么紧凑火热,牢牢嵌住了自己,娇嫩的阴道壁肉紧密地贴合着自己的鸡巴,像是一张小嘴儿,自来的产生一种吸吮的感觉。

  王莹哭了,她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地哭起来,晶莹的眼泪从眼角滚出来,顺着光洁的皮肤滑进散乱的头发中。

  在杨军眼里这哭泣更激发了他的兽欲,高耸丰满的奶子因为哭开始剧烈上下起伏,梨花带雨的俏丽脸庞带给他征服的快感,尤其是王莹停止挣扎的时候保留了这个上身微欠的姿态,显得无比狼狈和可怜。让她散发着一种被蹂躏过的楚楚可怜。杨军就喜欢这种感觉,完全的掌控。

  “我要告到你去坐牢!”王莹用手臂去擦眼泪。

  杨军耸动了下身体,让鸡巴动了动:“我早有准备了,宝贝儿,你是告不倒我的。你想想看,我在公司给你送花,接你下班,谁都以为我们是情侣关系了!

  这会儿又是在我家,你说我强干会有人信吗?还有,刚才你给我口交,我都拍下来了,你说有被强干的主动给强干犯口交的吗?”说完无耻地又动了一下,手按住了两只乳房,慢慢捻着她粉红的乳头。

  王莹惊呆了,遏制不住愤怒的情绪,挥手给了杨军一记响亮的耳光:“你卑鄙无耻。”

  杨军摸了摸自己被打得发疼的脸:“你打得爽吧?没关系,我也能操个爽,算起来够本儿!”说完扭住了她的手臂,开始抽送鸡巴,虽然屄里已经有了液体润滑,可由于太紧,操的动作显得还是有点艰难。王莹扭动着身子挣扎,像一匹不服输的烈马,一直企图把身上的男人掀下去。

  但是杨军骑术很高明,她用力向上拱身体的时候,就会随着她的动作抬高胯部,等她落下去的时候,则狠狠操下去。几次下来,倒像是王莹在配合他一样。

  红色的床单上,一具洁白无瑕的美丽肉体,正在被有技巧的征服着。红白相映交错,加上女人吃力发出的吭哧声和男人的喘息,交织出一幅淫荡刺激的画面。

  王莹终于没了力气,伤心地抽噎着,深深的悲哀笼罩了她,她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杨军这样的男人,根本不知道怎么应对,在她眼里,人都是彬彬有礼的,是和蔼亲善的,对这样一个孔武有力的流氓,她除了任凭玩弄,没有任何办法。

  看到她不再反抗,杨军更加得意。松开了王莹的手,架起了她的一条腿,把那条白嫩修长的腿抱在怀中,下身狗一样快速地抽插着,一边亲吻光滑的腿肉,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口水的痕迹。两个人的下体撞击,发出“啪啪”的响声,轻微却很清晰,粗长的鸡巴在娇嫩的屄里进出,带动着鲜红的屄肉翻进翻出,多余的淫液被带出来,濡湿了两个人的下体,让交接处变得更泥泞。

  王莹的眼泪一次又一次流出来,她觉得对不起男友,觉得羞耻。可被杨军的鸡巴不停地操着,却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奇异感觉在身体里流动,潜意识里似乎有种想要让他撕裂自己的想法。她不敢想,也不愿意承认,只是期盼着这样的噩梦赶紧结束,让自己回到正常的人世间去。

  杨军很快控制不住了,王莹的屄太紧,抽插的刺激太强烈了,本来打算多弄一会儿,可感觉忍不住了,索性发狠勐干起来,咬着牙面目狰狞地射精了。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处女的小屄里面。他之前几天都一直憋着,这次射得可不少,一连几下都还有精液喷出来。

  拔出来鸡巴,小屄眼儿被撑得一时合不拢,浓白的精液混杂着血丝立刻顺着阴道溢了出来,顺着股沟向下,最后滴下去落到床单上拉出一条细长的丝。杨军起身用床单擦了下鸡巴,根部还残留这淡淡的暗红,看着自己的战果他得意地笑了,又玩儿了个处,说不定生意也会跟着沾光。

  王莹狼狈地从床上爬起来,旁边杨军给她递过来纸巾,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,蹲下来擦屄上的精液。这时候小屄才合拢,可里面还残留着空气,她一用力,就“扑哧”响了一声,空气从里面被排挤出来。

  杨军是吃过伟哥的,虽然射了精可鸡巴仍旧挺着。看到王莹蹲在床中央,雪白滚圆的屁股蛋儿美妙绝伦,立刻又想干她了。从后面把她的屁股一掀,王莹立刻就被推得向前爬在床上,屁股自然变成了撅着的姿势。被操得略显红肿的屄眼儿夹在两个臀瓣儿之间,红艳艳水灵灵的,美艳不可方物!上面还残留着没擦净的精液,像个含苞待放的花蕾,让人一看就产生狠狠操一炮的冲动。

  王莹刚想起身,就被杨军牢牢按住了腰,从后面一下子插了进去。她闷哼了一声,长长的腿不安地挪动了一下,就不动了,任凭杨军从后面搞她。

  雪白的屁股给杨军的视觉享受让他很兴奋,边操边用力掰开王莹的屁股,看自己的鸡巴在鲜嫩的屄眼儿里进出,看王莹的肛门在他抽插的时候收缩。屁股上肉感十足,捏在手里既柔软也有弹力和韧性。每次撞击,都令屁股稍微变形,然后又迅速恢复原状,而带给他的,则是极其舒服的肉感。

  王莹已经没有抽噎,只是有些麻木地趴着被杨军操,虽然有精液润滑,可下体还是有些不舒服,很明显的异物感始终存在,她的下面还远没适应阴茎。她只是无奈地想让杨军赶快结束。

  杨军一直弄到下午四点,才因为体力消耗太厉害放了她。王莹穿衣服的时候杨军跟她说:“你也别觉得吃亏了,听说你不是要买房吗?我给你弄个内部价,保证你能省不少钱。老实跟你说,现在买个处女也就万把块而已。你好好想想,反正都被我操过了,再给我弄几次,到你结婚咱就两清,谁也不会知道。”

  王莹没理他,逃一样从那间令她羞辱的房间离开了。她走的时候杨军坐在床上,抽着烟,看她走路的时候明显撇着双腿,姿势很别扭。

  回到展示厅张丽问她去哪儿了,王莹没跟她说,只是红着眼睛沉默了很久,然后跟她的闺蜜说:“如果杨军要跟你求婚,你别答应,他不是好人。”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三周后的一天。

  王莹的男友和父母同她母亲站在展示厅门口,男友在跟王莹打电话:“我们到了,不是说你在大厅吗?怎么找不到?你们那个经理也不在……”

  “哦!我看到你了。马上就下来。”电话里王莹似乎没太喜悦。

  杨军的办公室。王莹赤裸着下身,扶着巨大的玻璃幕墙,杨军正站在她身后用力抽插,撞击让她很狼狈,努力掌控者身体,手里拿着电话。从她的角度,俯览展示厅的广场,那些她最亲密的人,正交头接耳。

  也许你喜欢